當前位置 > 首頁 > 專題 > 創先爭優活動 > 讀一本好書
讀《兩個人的長征》
发表日期: 2010-09-07 作者: 卿立燕 文章來源:兩爬支部
打印 文本大小:    

我一直對旅行文學類的書籍所呈現的各種景色和文化很感興趣,一直對未知的世界和文化充滿了好奇,總害怕當我們逝去的那一天沒來得及好好的看一看這個世界,而且也越來越相信沒有來生。可惜我本人是一個膽小的人,始終沒有勇氣像旅行者那樣有所行動,親身去領會世界各地的風土人情,所以只能通過各種書籍來滿足我的這種心理。平時也常在各種報刊雜志上聽到一些外國人對中國人的看法,有時覺得自己對國人的了解還不如這些人深刻形象,所以越發的關心外國人對中國及中國人的看法,也希望能夠從他們的角度來了解我們的祖國和人民。恰好,《兩個人的長征》講述了兩個在北京生活多年的英國年輕人李愛德和馬普安從2000年5月謀劃開始,經過380多天,最終成功完成漫長而特殊的重走長征之路的行程。

在现在这个大多数人都已经缺失艰苦奋斗概念的社会里,两个外国人却在中国最偏僻的地方,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不同,甚至根本不认路(他们说甚至出发前还没搞清楚该怎么走,赞助也没搞定),就这么不顾一切地走了,到底为什么,长征的吸引力么?我感觉他们自己开始也没有很确定,只是想看看红军是如何实现长征的?长征到底有多长?一路上,他们到了很多偏远的山区,见到了贫穷的农民,迷路,途中的困苦,生病,被狗咬,还有很多争吵,怀疑,误解等等,当然也有如画的风景,误入禁区,访问老红军,热情的接待... 这本书还是较客观的,一路上遇到的有善良的热心的人,冷漠的人,唯利是图的人,中国人的面面观。其实他们的遭遇跟我们在野外时的感觉是很相似的,你得跟各色人打交道,而看到的是不同的人性的表现,所以读到他们的书,我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他们也有抱怨,只是在困难的时候,突然有人肯雪中送炭,会立刻打破所有的坏印象,自己开始反省了。后来有记者曾问道:“你们走长征路是为了旅游吗?”听到这个问题,历史学博士出身的李爱德立即“反击”:“如果你认为走长征路是旅游,那么我不想陪你旅游。我们要找寻的是那段历史。”李爱德说,在路上让他们最感动的是老红军给他们讲的亲身经历,那些远比史料、电视上看到的更鲜活。他讲了一个曾经遇到的红四方面军姓陈的老红军给他们讲述红军过草地的情况。“要第四次过草地的时候,有几个战友放弃了长征。他们不怕敌军、不怕往前走、不怕打仗,但是他们再也不愿意过草地了。可见,过草地有多可怕。”

通過采訪途中數十位老紅軍和無名百姓,李愛德和馬普安說,他們找到了最初想要的答案,更在曆史的真相以外懂得彌足珍貴的人的意志。他們曾經說:一路上經曆的痛苦,只要我活著,就不想再體驗。而當生活歸複安穩與單一,他們又說:假如能夠重新感受那一切,我甚至願意時光倒流。其實,無論是從老紅軍的口中、課本上、黨史教材、影視劇上,還是紅色之旅的參觀憑吊中,關于長征的故事,國人們早已聽了、看了很多很多,用耳熟能詳來形容絕不爲過,重走長征路者也不是沒有先例。衆所周知的是,長征是人類偉大的創舉,長征是地球上的紅飄帶,長征是曆史紀錄上的第一次,長征是宣言書,是宣傳隊,是播種機,是人類集體戰勝自然、戰勝邪惡的一個創舉。聽歸聽、看歸看。在所見所聞中,能像上述兩位英國人出語驚人、讓人如醍醐灌頂者並爲之敬佩者,少之又少。尤其出自兩位外國人之口,更顯得難能可貴,讓人感歎。

生活如大浪淘沙,在湧動的前行中總會有汙濁和逆流。我們的國人在發展經濟的同時,應不忘曆史。挖掘長征精神的精髓,發揚光大長征精神,正如李愛德所說:“有了錢以後呢?大家一定會關心:我們是什麽人?我們是怎麽來的?這個國家以前發生過什麽?前輩們以前都做了些什麽?現在的生活是怎麽來的?只有了解過去,才能知道現在,走向未來。”王羲之有言“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惜。”魯迅先生早就以他睿智的眼光,站在民族發展的高度洞察民族曆史對一個國家的重要作用。他說:“曆史上寫著中國的靈魂,指示著將來的命運”。的確,“讀史可以明智,知古可以鑒今”。昨天是今天的曆史,今天是明天的曆史。了解了過去,方能預知未來。事實正是如此,中國的發展不能沒有精神。這個精神不是西方的精神,是我們民族精神,這個精神會挺立起一個民族的脊梁。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彩 版权所有
蜀ICP備05005370號-1